互聯網金融野蠻時代終結 專家學者把脈未來發展方向

時間 :09:55 取得文章短網址

文章分類 : News, 互聯網金融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12月22日在京表示,“目前,對互聯網金融整頓的目的是為了防止‘新瓶裝舊酒’。若仍是用新的技術、新的概念來做舊的業務,互聯網金融沒有前景可言。”

圖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在“互聯網金融:大變局與新征程”論壇上發表演講

圖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在“互聯網金融:大變局與新征程”論壇上發表演講

李楊是在剛舉行的“互聯網金融:大變局與新征程”論壇作出上述表述的。據瞭解,該論壇由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主辦,金融法律與金融監管研究基地承辦。當日,眾多行業專家、學者就中國互聯網金融當前存在的主要問題進行了研討。

野蠻發展時代走向終結

自2013年起,以P2P網路借貸為代表的中國互聯網金融迎來了爆發式的發展,在支援小微企業融資、發展普惠金融及助力“雙創”等方面發揮了重大的作用。但由於監管缺位元及行業自律不足,網路借貸行業也暴露出一些發展初期的問題。同時,更有大量的線下理財或財富管理公司打著互聯網金融或P2P的旗號,從事非法集資或違規業務。

作為行業從業者,陸金所副總經理兼首席風險執行官楊峻表示,以互聯網為代表的各類新技術的出現,在很大程度上降低金融機構服務的成本,並提高機構經營效率,從而能夠更好服務廣大人群。然而,現階段互聯網金融仍存在許多問題,包括市場參與者良莠不齊、資訊披露不足、投資者適當性管理缺失、交易各方權責定位不明晰等。

2016年8月24日,銀監會聯合其他部委發佈的《網路借貸資訊仲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以下簡稱“暫行辦法”)以負面清單的形式,規定網貸行業不可觸碰13條紅線。

此後,10月13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強化了網路借貸、股權眾籌、資產管理及跨界從事金融業務、互聯網廣告、協力廠商支付等領域。

李揚認為,目前,對互聯網金融整頓的目的是為了防止“新瓶裝舊酒”。他提到,除少數優秀互聯網金融機構外,絕大多數平臺還是用互聯網之名行傳統金融之實。若仍是用新的技術、新的概念來做舊的業務,互聯網金融沒有前景可言。

此外,李揚還表示,從目前的監管形勢上看,監管層主要針對互聯網金融出現的新業務、新技術等進行監管,但缺少對最基礎的內容管制,即實名制、交易、透明度等問題。

“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讓整個行業進行了一場大洗牌”,新華社財經財經傳媒集團董事長兼總裁葛瑋指出,“洗牌是一個披沙瀝金的過程,互聯網金融的野蠻發展時代走向終結,行業實現由亂而治的轉變,從而進入一個健康發展的新階段。”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長胡濱認為,目前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本質是消化存量,是監管主體展開針對性的整頓評價。從目前形勢看,專項整治需要解決的問題主要有四點,即現有監管分業監管體制與金融混業經營格局錯配問題;現有法律、監管規則的制定滯後于金融科技的快速發展問題;金融創新與風險控制的協調問題;缺乏系統性的長效監管機制。

以服務實體經濟為原點規劃未來

在論壇上,多位專家表示,2017年將是互聯網金融合規落實年。那麼,從監管層面及行業自身角度出發,未來互聯網金融該如何發展呢?

“要以服務實體經濟為原點,來規劃互聯網金融的未來”,李揚稱,“服務實體經濟是金融發展的一個鐵律。現在互聯網進入金融行業,就要討論如何借助它來為實體經濟服務。那些用各種名義吸收存款,然後通過資金池發放貸款、做投資的行為,是堅決不能鼓勵宣導的”。

胡濱認為,互聯網金融應該加強自律監管,並將其作為監管體系的有益補充。“由於互聯網金融具有特殊性,自律監管缺乏實質性舉措。換言之,自律監管不能代替行政監管,行政監管體系仍還是主導。”

他還指出,互聯網金融除了加強自律監管外,還要引入“監管沙箱”,通過包容性監管理念使監管由被動響應向主動引導轉變,即金融監管部門需在其金融創新中心設立旨在為金融機構、金融創新提供一個“安全空間”的一整套新型監管機制。

針對互聯網金融平臺,楊峻指出,互聯網與金融融合的未來方向應以客戶為中心,並在場景的基礎上,將長尾客戶作為重點,借助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型科學技術把控風險,進而實現最終盈利。

陳道富認為,互聯網金融的內在價值是其今後存在和發展壯大的重要所在。互聯網金融,不僅是互聯網與金融,更是兩者的結合,產生增加值的部分才是互聯網金融真正的內在價值。

你可能會對以下文章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