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員工:為甚麼我要離開Google

時間 :20:40 取得文章短網址

文章分類 : Samsung

曾參與過 Google+ 項目的 Google 前員工 James Whittaker 發表長篇博文,講述了他不久前從 Google 離職的理由。他表示: Google 在以社交為重點的轉變過程中偏離了原來以科技為主導的方向,已經從科技公司淪為更注重商業的廣告公司,不再是理想的工作場所,因而他選擇離開。

james-whittaker

以下為中譯全文

好吧,我鬆口了。最近很多人都在問我為何從 Google 離職,單獨回覆不容易,我在這裡就用這篇長博客做個統一回覆吧。文章有些長,你可以選擇通讀或直接跳到第三段查看主要原因。但事先要提醒各位,這篇文章並不會有戲劇性情節,沒有揭秘內容,也沒有抨擊前同事的內容,同樣也沒有各位所猜想的 Google 最近所發生事情,以及 Google 最近對用家隱私及開發者改採取態度而導致本人的離職原因的敘述。總之,你們把這篇文章當我的個人隨筆來讀吧。

要決定從 Google 離職並不容易。在 Google 工作期間,我對公司充滿激情。我曾在 Google 開發者大會上做過四次主題演講,在 Google 測試自動化大會上發表過兩次主題演講,以及在 Google 測試博客網站上發表過大量文章。另外 Google 的招聘人員還經常請我向他們推薦能力很強的技術人員。當時沒有人強調我必須大力推廣 Google ,而當我現在不再做這些事後,我自己也為我的積極感到驚訝無比。事實上,我在 Google 工作的最後三個月期間心情非常壓抑,且一直無法找回曾經擁有的工作激情。

我曾經深愛的 Google 是一家創新型科技公司,能夠激發員工的創新能力。而當我離開時, Google 已變成只是一家只會規定任務的一般的廣告公司。從技術角度來看,我也覺得 Google 一直就是一家廣告公司,但在過去三年的某些較好時段中, Google 給人的感覺又不止是廣告公司。如果要說 Google 當時是廣告公司,就好比說一檔優秀電視節目是廣告公司那樣:具備很好的能吸引廣告主的內容。

在 Google 前 CEO Eric Schmidt 執掌期間,廣告一直扮演幕後的角色, Google 更多表現出的是一家創新公司的特質——創新的運營方式、創始人的激勵措施以及 20% 工作時間可用於其它項目,這些方式被用來激發員工的創新能力。那時,我們的廣告營收為我們員工的更多思考、更多創新和更多創造提供了空間。諸如 App Engine、 Google 實驗室以及開源社區等論壇,為我們的創新能力打下了堅實基礎。

對於絕大多數員工而言,他們或許並不清楚,自己的薪酬其實都來自於網絡廣告這台現金流機器。或許直接從事網絡廣告技術開發的工程師會知曉這一情況,但其他大部分 Google 技術員工都認為, Google 首先且更多的是一家技術公司,是一家聘用聰明人才並押注未來創新的科技公司。

Google 這台創新機器出產了多項戰略性產品,譬如 Gmail 電子郵件服務和 Chrome 瀏覽器等,這些產品的開發思路都來自 Google 最底層的員工。當然, Google 這种放任自流的創新方式也不可避免地生產了一些失敗的「啞彈」,但如你所知, Google 總是能快速總結失敗教訓並從中吸取經驗。

在這種工作環境下,你不必加入到一些高管的內部圈子中,也能取成事業上的成就。你不必靠運氣並拿出一項花裡胡哨的項目而獲得職位提升機會。那時,只要你有創意或技術,都能參與到相關項目。在那段工作期間,我曾有大量機會跳出 Google ,但當時我想不出還有哪些公司的工作氛圍能比 Google 更好。

然而時過境遷,轉眼 Google 就變成現在的樣子了。後來 Google 的情況演變成:一方面 Google 創新機器停止工作,另一方面非常重要,即被捲入了與 Facebook 競爭。為了應對 Facebook 帶來的衝擊, Google 推出了多款產品,但其中的 Wave 和 Buzz 兩款非正式社交產品都沒有取得成功,Orkut 社交網站也僅在巴西受到網民歡迎。就像龜兔賽跑中領先的兔子覺得可以打盹一樣, Google 從睡夢中醒來才發覺對手 Facebook 已經跑在前面,並對自己網絡廣告業務構成了威脅。

與 Facebook 相比, Google 仍然能將廣告推向更多的用家,但是 Facebook 更瞭解這些用家本身,包括活動情況和興趣愛好等。由於廣告主和內容出版商非常看重用家的個人訊息,因此他們更願意將 Facebook 品牌置於自身品牌之前。以 Nike 的 Facebook 主頁 www.facebook.com/nike 為例,Facebook 竟然有本事讓 Nike 向其低頭,使 Nike 甘願將自家品牌放在 Facebook 品牌之後。這種現象前所未有, Google 也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對待,因此難免意氣用事,槓上 Facebook。

Google 聯合創始人 Larry Page 出任公司 CEO 後,首要任務就是改變這一不利局面,因此社交網絡在 Google 變成重中之重的發展項目,Google+ 應運而生。這個名稱本身就不太吉利,給人一種穀歌本身還不夠好的感覺。搜索業務必須社交化、Android 平台必須社交化、曾經獨立運營的視頻共享網站 YouTube 同樣也必須社交化……更為糟糕的決策是,創新本身也必須社交化,任何創意若不能以 Google+ 為中心展開,就會被認為是不務正業。

突然之間, Google 員工 20% 工作時間可用於其他項目的規定已名存實亡, Google 實驗室也被關閉。App Engine 開發份費用被提高,已免費數年的 API (應用編程接口)開始收費。隨著 Google 舊傳統被逐步廢止,「新 Google 」員工不免以嘲弄的口氣談論「舊 Google 」,嘲笑它無法戰勝 Facebook,目的是想證明新 Google 「產品少而精」的正確性。

在舊 Google 時代,公司招聘員工的目的是激勵他們創造未來,這一切在新 Google 已經一去不復返。新 Google 對公司未來走向有毫無疑問的定義權,如果員工存在不同看法,公司將進行干預,使之回到統一的軌道。

Google 此前正式對外宣佈,稱「基於互聯網的共享活動已經破裂」,這就要求 Google 所有員工將思路轉向以 Google+ 為中心,然後才能修補這種破裂。當然,如果一家公司感受到自己業務遭到威脅後集中所有人馬加以反擊,這樣的公司我們自然要尊敬。如果 Google 的論斷是正確的,它的這種努力自然可視為英雄之舉,而我們大多數員工都會主動站出來成為反擊隊伍中的一員。我個人確實也參與到了 Google+ 項目中,以開發主管的身份參與該項目並編寫了大量代碼。但結果是,世界並沒有隨著 Google+ 的推出而改變;共享從未改變。

如前所說,共享從未改變過,基於互聯網的共享沒有破滅。共享活動一直運行穩定,只是 Google 不參與其中。Google+ 推出後 Facebook 用家將流失的預言也沒有變成現實,我甚至沒能讓我十多歲女兒對 Google+ 多看兩眼。在我給女兒觀看一份產品樣本後,她告訴我:「社交並不是一款產品,社交就是人,而人都在 Facebook。」在社交產品上, Google 就像發現自己沒有被邀請參加晚會的一位富家子弟,作為報復自己也舉辦一場晚會玩玩。無奈 Google 做好晚會準備後,卻發現沒有人參加,因為人們都參加 Facebook 的晚會去了。

說到 Google+,我根本就不想和它扯上關係。實際上我一直對廣告就沒興趣,從不點擊廣告。當 Gmail 能夠根據我的輸入訊息展示相關廣告後,讓我非常反感。我並不希望自己的搜索結果中包含一大堆 Google+ 帖子(同樣也不希望看到 Facebook 或 Twitter 帖子)。當我搜索「London pub walks」關鍵詞時,我希望看到比「到沃爾瑪購買 London pub walk」更有意義的訊息。

舊 Google 之所以能從網絡廣告獲得巨額營收,是因為擁有優秀的內容。這就好比電視那樣:製作出最好的電視節目,你就能從廣告主那兒獲得收入。而新 Google 似乎更專注於做好商業廣告本身。

或許 Google 的看法是正確的,或許互聯網未來在於對網民個人訊息的瞭解程度;或許當我購物時 Google 的意見比我母親更正確;或許 Google 在日曆上一再提醒我工作我的工作效就會提高;或許我在回覆兒子同其女友分手的一封電子郵件後, Google 會給我推送一則離婚律師廣告,我或許會考慮結束我當前美滿的婚姻……又或許,這些生活中的事情,我還是自己拿主意。

以前的舊 Google 是一個偉大的工作場所,現在的新 Google 呢?

你可能會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