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金融監管改革難一蹴而就

時間 :13:29 取得文章短網址

文章分類 : News, 互聯網金融

中國經濟步入「L型」增長期,跨市場、跨監管機構風險事件日益增多,無疑令金融監管面臨更大考驗。在金融監管體制改革短期難有大突破下,料明年加強跨部門協調效率仍是主旋律,針對一些風險高發領域將繼續進行試點探索協調機制。
20161228_china
分析人士認為,短期內應繼續完善當前監管架構,包括建立跨部門的統一共享信息平台,對具有交叉、融合性的業務建立聯合監管體系,並統一監管規則。更長期來看,也可適當調整部分監管機構的職能,如將系統性重要金融機構監管職責劃歸央行,實施金融穩定監管。

「在短期內監管統一很難實現的情況下,加強監管協調最為重要。」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指出,在經濟增速放緩的情況下,金融監管改革尤為慎重,既要防範金融風險的集中爆發,又要防範由監管收緊造成流動性緊張,這個平衡點是2017年金融監管改革的核心和重點。

上週五閉幕的中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定,要下決心處置一批風險點,著力防控資產泡沫,提高和改進監管能力,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同時,要深入研究並積極穩妥推進金融監管體制改革。

在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看來,明年監管改革將重點針對兩類金融風險點:一是高槓桿率領域。「無論是通過交叉、結構化還是內外聯動的方式,只要這個業務或產品槓桿率較高,資金鏈條長,就是容易出風險的地方」。二是重點監管將對高槓桿造成衝擊、導致槓桿斷裂的因素,如市場預期及跨境資本流動。

「 混業經營體系下存在著監管部門對機構的縱向管理和金融業務在同一平台『橫截面』式運作的矛盾,因此有必要對跨市場、跨監管機構的業務、產品建立聯合監管體系,建立統一的監管規則。」趙錫軍說。

一家股份行研究員劉楓認為,債券市場的去槓桿,房地產市場的限購等,只要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該推進的改革必須要加快推進,2017年是供給側改革的深化之年。未來幾年或將進入金融抑制的時代,把各種規避監管的通導管住,讓所有的金融業務回歸其本質,明年繼續強化金融監管的跨部門協調效率仍是主旋律。

機構大改革明年料難突破 協同監管是重點
的確,從去年股市大幅波動、e租寶、泛亞事件,到今年保險資金在資本市場的激進投資,再到近期國海證券「假印章」引爆債券市場信任危機,這一系列跨機構風險事件均已充分暴露現行分業監管體制缺乏協同、溝通效率低下等問題,加強監管跨部門協調效率迫在眉睫。

實際上,決策層去年便已著手統籌監管的問題。去年10月召開的十八屆五中全會中央首次提及完善金融監管體制,去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抓緊研究提出金融監管體制改革方案」。而今年的「十三五」規劃綱更是明確提出「要改革並完善適應現代金融市場發展的金融監管框架」。

由此,市場熱議機構調整,即「一行三會」(央行,銀監會,證監會和保監會)如何整合,央行和銀監會官員均有不同的表態。

央行貨政司司長李波和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卜永祥在年初先後發文強調要以宏觀審慎政策框架為核心,構建新的監管機制,方案之一便是中央銀行與三會合併成為兼顧貨幣政策調控和金融監管的單一央行,不過央行行長周小川在隨後的表述相對謹慎,稱「執行宏觀審慎政策框架不一定意味著要有監管體制改革」。

銀監會副主席王兆星則主張在分業監管的基礎上尋求實現監管全覆蓋的辦法。而學術界主張監管合併和持反對或懷疑態度的聲音均存在。儘管各方關於金融監管體制改革的認識不一,機構合併大改革未見進展,但可以看到的是,關於宏觀審慎管理的統一思路在今年的監管實踐中已有所嘗試。

比如,央行推出針對銀行業的MPA機制之後,證監會推行《證券公司風險控制指標管理辦法》,從明年起啟動首批證券公司並表監管試點。銀監會也公佈《商業銀行表外業務風險管理指引(修訂徵求意見稿)》,進一步加強商業銀行表外業務風險管理。

「十三五」規劃綱要明確提出「要改革並完善適應現代金融市場發展的金融監管框架」。針對今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深入研究並積極穩妥推進金融監管體制改革」,部分專家將措辭的變化解讀為「明年機構改革方案已經確定」恐怕是一種誤讀。

一位接近央行的權威人士透露,「目前不同部委官員對金融監管改革意見分歧仍然很大,並沒有達成共識。明年出台大力度機構改革措施,不僅面臨思想認識的阻力,也面臨利益調整的阻力,還面臨改革效果不確定的風險,幾乎不可能。」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教授王君認為,在目前形勢下,對金融監管機構動大手術,不但於事無補,反而會傷元氣,使已經進入險地的中國金融情況惡化。

招商證券金融業首席分析師馬鯤鵬就表示,金融監管體制形成很難一蹴而就,需要慢慢協調推進,這也是不同部委間慢慢博弈的過程,可以預見的是明年部際協調會增多,也是有現實的需求。尹振濤也談到,雖然監管改革短期難有「大動作」,但監管機構內部的職能協調和配合也會加強,最近也有一些監管機構內部的部門在調整。同時,各監管部門已經嘗試性地在一些風險高發領域進行協調監管,如互聯網金融的專項整治和監管,基本貫徹了協調監管的主旨,也是監管部門協調的一種實驗或嘗試。

試點探索機制 統一監管規則
近兩年金融市場波動明顯增強,而現行金融監管協調部際聯席會議制並不能很好地執行一行三會間的跨部門協調。專家們建議,在強化金融監管協調部際聯席會議作用,構制常態化、制度化的溝通機制,必要時有可能提高政策協調層級。

「建立包括一行三會、發改委、財政部等多部門參與的金融穩定委員會的機制,具體執行跨部委、跨行業的宏觀金融監管政策,建立跨行業跨市場的風險預警和處置機制。」一位不願具名的專家稱。

馬鯤鵬表示,處置一批風險點需要各部委加強協調,這可能也是一個不斷試錯的過程,估計明年會搞一批案例試點,在不同類型的跨牌照業務案例處置中,首要做的一項基礎性工作就是把各自的數據庫和信息系統打通,以及不斷協調磨合不同風險由哪一部委來主導,最終探索出一套機制化的思路。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五中全會上其實也明確表態過,國際金融危機發生以來,主要經濟體都對其金融監管體制進行了重大改革,「三個統籌」的做法都值得研究和借鑑。

具體而言,一是統籌監管系統重要金融機構和金融控股公司,尤其是負責對這些金融機構的審慎管理;二是統籌監管重要金融基礎設施,包括重要的支付系統、清算機構、金融資產登記託管機構等,維護金融基礎設施穩健高效運行;統籌負責金融業綜合統計,通過金融業全覆蓋的數據收集,加強和改善金融宏觀調控,維護金融穩定。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建議,首先可針對交叉性、融合性的金融產品建立統一共享信息體系;其次,加強監管的一致性,對相似的業務採取相同的監管規則,避免監管套利。「目前在資管領域中,銀行、保險、證券、基金都有資管類產品,但各自所受的監管規則並不一致。因此,應建立統一的監管標準,在監管力度上保持平衡,當然,這也需要更高層面的協調。」

從更長期的角度看,有必要將系統性重要金融機構的部分監管職責劃歸央行,實施金融穩定監管。

「由於央行對流動性的調控主要通過系統性重要商業銀行來完成,可以考慮將原來由銀監會控制的系統性重要銀行的一部分管理內容,放入央行流動性管理框架及宏觀審慎評估體系(MPA)中。」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稱。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副院長周皓此前亦撰文指出,應將包括五大行、九家股份行及城商行在內的14家上市銀行,以及三家大型保險公司、兩家證券公司、滬深交易所在內的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劃歸央行,實施金融穩定監管。

中國「十三五」規劃綱要指出,要改革並完善適應現代金融市場發展的金融監管框架;統籌監管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金融控股公司和重要金融基礎設施,統籌金融業綜合統計,強化綜合監管和功能監管。

你可能會對以下文章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