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裁 IBM 員工:與領導關係決定去留

時間 :17:28 取得文章短網址

文章分類 : News

今年 3 月,一篇名為《一個 IBM 人的離職淚:偉大公司,SB 老闆,苦逼員工》的文章在鈦媒體首發,獲得了巨量的關注和點擊。「簡單俗套」的離職故事,似乎預示著 IBM 的改變——而現在,大裁員來了。行文之前,必須承認一點,IBM 是偉大的。但接下來的內容,會讓 IBM 的偉大有些失色,或者不應該發生在一個偉大的公司身上。

設計圖片

設計圖片

Source : TechWeb

文章如下:

IBM 全球正在進行 8000 人規模的裁員,中國公司也同樣中槍,儘管 IBM 中國官方不願意用「裁員」這個詞,把它稱為「員工重組」或「員工配置」,但在被裁員工看來,這就是實實在在的裁員。具體的細節是,整個中國公司要裁掉 500 — 600 人,比例在總人數的 10% 以內。

人數並不多,比其他國家或地區公司的裁員數要少得多,但問題同樣嚴重。第一批裁員從業務夥伴合作部(BPO)開刀,全國 85 人,被裁員工在 5 月中下旬接到了直接部門主管的通知,工作期限將在 6 月 30 日之前截止

一位 BPO 被裁員工告訴我,85 個人最初進公司時簽訂的都是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工齡大多接近 10 年,更長者甚至在 15 年、20 年以上,經驗豐富,業績斐然,成為第一批被裁員工十分詭異

而按照高層的計畫,接下來,裁員範圍將被擴大到系統科技部(STG 硬件部門)、軟件、行政以及服務等多個部門,直到完成美國總部攤下來的 500 人左右的裁員指標。

其實在往年多次全球規模的裁員中,美國總部基本不會把名額分攤到中國公司,IBM 中國官方在回應媒體時也總拿「日益增長的新興市場」這塊免死金牌說事,但這回,這塊牌子沒起作用。

一個直接原因是,IBM 全球營收和利潤在今年一季度雙雙下滑,分別是 5.1% 和 1.1%,而 IBM 中國公司所處的金磚四國市場(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營收也同樣下滑了 1%。

好吧,這些數字只是拿來忽悠人的,這裡有個更有意思的故事你可以聽聽,相傳 IBM 美國總部把中國公司當作免受損失的避風港,每逢裁員,大量歐美沒了坑的人都被塞到中國公司,美國公司藉此省下了一大筆解僱費用,同時規避了歐美的裁員法律風險。什麼,沒有位置了?把坑讓出來!薪酬?還按美元歐元發!開支壓力太大?給中國員工加任務!

但現在,中國區也開始裁員了,IBM 的員工們,開始祈禱吧!

給我透露消息的 IBM 被裁人士(暫且稱她為 Y 女士)說她很不爽,但她受不了部門主管的精神摧殘,於是簽了離職協議。但另外幾位同事嚥不下這口氣,準備擺開架勢和 IBM 中國掰一掰手腕。

一位勞動法方面的律師告訴我,已經有 IBM 的員工找到他,將通過法律途徑解決問題。

在這之前,他們考慮過媒體,找過一家報社,稿子都寫好了,但臨出報時報社老大表示,負面稿件按流程需要把稿件給 IBM 的人看一下,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科技雜談註:昨天和該報社某記者聊起 IBM 中國區裁員,對方說這個我們前幾天寫了啊?我說沒有見到報導啊!他想了想說,哦,是寫了,但沒有發出來)。

Y 女士很不爽並不是因為裁員,現在市場大環境不好,這種事情隨時都有可能發生。但問題是,為什麼她們部門的 85 個人成了第一批?

前一篇文章提過,這 85 個人都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型的忠誠老員工,要工齡有工齡要經驗有經驗要業績有業績。

那麼來看看這個部門裡沒被裁掉的人有哪些。BPO 部門是 IBM 中國一個做流程外包業務的部門,總人數大概是 200 人,85 人之外留下的 115 人大致可以分為兩類:1、丈夫或妻子在其他部門擔任經理級別職務的人。2、平時與部門主管關係密切的人。

沒錯,就是關係,除此之外,業績、經驗、工齡什麼都不是。這似乎與 IBM 的大型跨國外企形象不太相符,但現實就是這樣。

當然,早裁晚裁都是走,誰先誰後不是 Y 女士最糾結的問題,她最不爽的是 IBM 的裁員態度和開出的補償條件。

先說態度。5 月下發通知時,IBM 公司唯一出面的只有直接部門主管的口頭通知,擺在面前的只有一紙自願離職協議,簽還是不簽?理由嘛,在內部傳達的一封郵件中,高層表示這是「組織架構調整」。而對外,IBM 中國官方的說法是「員工重組」,省去了不少向勞動廳或工會匯報的麻煩。

第二個補償的問題,IBM 中國開出的條件是標準的 N+1,不過這是在簽署自願離職協議的前提下,如果沒有簽字,那麼會收到單方面解除勞動合同的通知,領完 6 月份的工資就可以捲鋪蓋走人了。

Y 女士最終妥協,其他前同事挺到了現在,他們希望在獲得一個公平的說法同時,還能拿到一個更高的經濟補償,比如 N+2 或者 N+3。但現在看來情況並不樂觀,因為 IBM 已經不是原來那個 IBM 了。

在我 10 年前剛上大學的時候,IBM 給我的印象是一位端著咖啡杯、穿著藍色 Polo 衫的謙謙君子,風趣大度、從容優雅、成熟穩重。

但現在,同樣一件藍色外衣下似乎已經是另外一張面孔。整個變化的分界線不是很明顯,但依然有跡可循。

比如,2009 年以前,IBM 中國提倡工作與生活平衡(Work Life Balance)的工作理念,以人為本,認為家庭生活與工作同等重要。在這之後,它被改成了工作與生活融合(Work Life Integration),公司高層的想法是,工作和家庭生活融為一體,但一些 IBM 員工的切身體會卻是,「把工作帶回家接著幹」聽上去更形象。

再比如,2007 年以前,Y 女士的 1 線老闆(部門經理級別,1 線為基層經理,依次往上)會經常找她談談人生、談談理想、談談家庭、談談情感,在這之後,見得最多的只有 1 線老闆嚴肅而又苦 B 的面孔,對話永遠只有一個主題,「數字能交多少?」

再再比如,2006 年以前,新員工能獲得這樣一些特色的福利:退休金,月工資 4%,存入退休金戶口,工作滿一定年限離職或退休可取走;保障基金,Saving Fund,月工資 15%,工作滿三年後往工資裡存,10 萬元封頂;綜合補助,每月 800 元,直接併入月工資發放。這些 IBM 特色福利在 2006 年—— 2012 年陸續被取消。

你或許認為這是 IT 行業大環境不好必要的節流,那麼這裡有另外一些數字,2011 年 IBM 首位女性 CEO 的年薪是 860 萬美元,2012 年這個數字變成了 1620 萬美元。在當年,IBM 的營收下滑了 2%。

當然 IBM 還可以說,我們去年利潤還漲了 5% 呢,那至少說明節流有所成效,但或許利潤增長還可以有另外一種解釋:比如在中國公司,2009 年以後,Y 女士的數字任務呈幾何級增長,2011 年上半年,這個數字是 3200 萬美元,2013 年上半年,這個數字被加到了 1.1 億美元。合同不夠怎麼辦,那就把下個季度甚至明年的合同數字提前。

在一些員工看來,這也是為什麼今年一季度營收和利潤雙雙下滑的原因,數字都被提前透支了。但高層似乎不管這麼多了,在他們的眼中,在自己掌權期間,只有數字!數字!

這裡還有一些有趣的時間節點,不想暗示什麼,但你如果對著上面的三個「比如」來看也不是不可以。

2007 年 1 月,將 IBM 帶入中國的周偉焜辭去大中華區 CEO 一職,錢大群接任。

2 年後,錢大群接替退休的周偉焜,兼任 IBM 大中華區董事長。

再 2 年後,IBM 中國曝出行賄醜聞,這些醜聞的截止時間,是 2009 年。

回到最開始的那句話,儘管存在一些不太偉大的事情,但我依然願意相信,IBM 是偉大的。

當然,這句話後面其實還有兩句,相傳是一位 IBM 中國公司離職員工加的:一些老闆是 SB 的,員工是苦 B 的。

你可能會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