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微軟的格鬥下蘋果學會了甚麼?

時間 :07:30 取得文章短網址

文章分類 : Apple, Google, Microsoft, News

《連線》雜誌網絡版近日刊文,摘選該雜誌編輯 Fred Vogelstein 即將於 11 月份出版的新書《纏鬥:蘋果與 Google 如何開戰並掀起一場革命》(Dogfight: How apple and Google Went to War and Started a Revolution)的內容指出,蘋果和 Google 的流動平台同時共存,只不過是歷史偏離正軌的結果。

文章指出,平台之間的戰爭總是帶有一種傾向,那就是贏家通吃,而輸家則一無所獲。正如 30 年前蘋果與 Microsoft 之間的戰爭以後者勝出為結局一樣,蘋果與 Google 之間平台大戰的收場也終將是不死不休。而對時下都如日中天的這兩家科技巨頭而言,在這場大戰中出現失誤將帶來「生命不能承受之痛」。

以下是這篇文章的全文:

現已逝世的蘋果創辦人 Steve Jobs 曾說道,他與 Android 之間的戰鬥和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他與 BIll Gates 及 Microsoft 之間的戰鬥沒有任何相似之處。但在蘋果公司內外,其他所有人則都認為這兩者之間有所相似。

儘管相隔了一個世代之久,但 Steve Jobs 與兩者之間的戰鬥卻以同樣的方式遭遇失敗,這難免給人帶來一種莫測高深的感覺。但是,這兩場「混戰」之間存在如此之多的相似之處,很難讓人不去想及。

Android 和 iPhone 之間正在展開一場平台戰爭,而這種戰爭總是帶有一種傾向,那就是贏家通吃,而輸家則一無所獲。到最後,贏家會將 75% 以上的市場份額和利潤攬入懷中,而輸家則連維持運營都將是種奢望。

在 Microsoft 與蘋果之間的戰爭中,Microsoft 由於軟件分佈更加廣泛而取得了勝利,其軟件創造出了更多可供購買的應用,從而吸引了更多的用家。一旦用家在基於單一平台運行的應用上投入了大量資金,那麼想要讓他們轉向另一個平台就會變得困難得多。在當時的戰爭中,對蘋果來說很不幸的是,所有人都開始使用基於 Microsoft DOS 操作系統運行的電腦,然後則是開始使用基於 windows 系統的電腦,因為那時人們都在這樣做。

這並非甚麼類似於旅鼠(譯註:旅鼠在種群數量達到頂峰時會出於某種未知原因而大規模遷徙,並集體跳海自殺)的行為,而是完全理性化的舉動。就電腦這種產品而言,只有當用家在一台電腦上進行的工作能在另一台上使用的時候,其用處才能體現出來。

而這幾乎正是 Android 改採取的戰略。在 2010 年時,Android 的生態系統還遠不夠強大,當時 Android 應用商店的組織性很差,開發者難以通過這個平台賺錢。與此相比,蘋果則佔據著三年的先發優勢,這使其 iPhone 銷售量達到了近 6000 萬部,創造了一個擁有 20 多萬款應用的應用商店,並建立了一個完備的開發者生態系統。在短短兩年時間裡,開發者就通過這個生態系統賺到了 10 多億美元。

但是,由於 Android 系統是開源軟件的緣故,任何手機廠商都能基於這個系統來生產自己的手機,因此 Android 平台的規模取得了爆炸式的增長。

到 2010 年底,Android 平台的規模就達到了與 iOS 平台並駕齊驅的水平。而且,Google 做好應用商店這一塊看起來也只不過是個時間問題。而令蘋果感到更加不安的則是,時任 Android 部門負責人的 Andy Rubin 甚至都無需費盡唇舌地去說服許多 iPhone 用家改用 Android 平台,就能在這一點上取得成功。

這是因為,在隨後的幾年時間裡,由於從功能手機轉向智能手機的用家人數日漸增多,以至於變成了一個極其龐大的數字,這使得 Andy Rubin 只需把目光對準這一人群就能讓 Android 在智能手機市場上佔據主導地位,而根本不必去關注 iPhone 用家的問題。

在以前,有一些很好的理由會讓人們相信,蘋果與 Google 之間的戰爭可能不會與蘋果與 Microsoft 之間的戰爭有相同的結局。比如說,與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相比,今天的開發者更有能力同時為兩個平台編寫軟件。與此同時,用家轉換平台的成本也已經變少了很多。

在八十年代,個人電腦的價格在 3000 美元以上,每一款軟件的價格也都超過 50 美元。而時至今日,這些成本都已經下降到了不足十分之一的水平。擁有運營商補貼的新款手機售價僅為 200 美元,而每個應用的價格則都不到 3 美元,甚至經常會是免費的。再者,作為第三方的運營商繼續保有既得利益,需要確保消費者有儘可能多的方式來接入它們的網絡,從而獲得更高的收入。

但是,Google 和蘋果的高管則一直都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雙方之間的戰爭演變成這種形勢——也就是這兩家公司的的流動平台以某種莫名其妙的方式和諧共存——那多半將是歷史偏離正軌的結果。

14 年前,媒體對 Microsoft 的反壟斷案進行了鋪天蓋地的報導,從而帶來了大量有關 Microsoft 是如何在個人電腦業務領域中建立起 Windows 壟斷地位的分析:如果有足夠多的人使用某個技術平台,那麼到最後就會出現一個「漩渦」,強迫幾乎所有人都使用這個平台。

縱觀科技行業的發展歷史,這種經濟力量並非 Microsoft 所獨有的。從那時起到現在,每一家大型科技公司都曾試圖為自身業務創造同樣的漩渦。

就 Steve Jobs 而言,他生前曾利用 iPod 主宰了整個音樂播放器市場。在 2004 年,Google 也利用這種「漩渦」在高科技領域中佔據主導地位,開始令 Microsoft 陷入窘迫境地 ; 同時遭殃的還有雅虎,這家一度輝煌的互聯網巨頭被推到了「內爆」的邊緣。

Google 高質量的搜索服務確保其能夠獲得最多的搜索流量,從而令 Google 佔有了有關用家興趣的最好數據 ; 而佔有這些數據則意味著,伴隨用家搜索結果出現的廣告擁有最高的效率。這種良性循環又給 Google 的搜索服務帶來了更多流量、更多數據乃至更好的搜索廣告。其結果是,無論 Microsoft 和雅虎怎樣降低廣告費和改進搜索結果以期吸引更多的流量,Google 總是能提供更好的選擇。

eBay 也做過同樣的事情,當時與其對陣的則是其他 20 多家在線拍賣公司,如 OnSale 和 uBid 等。eBay 允許買賣雙方輕鬆地進行溝通並互相評分,從而建立起了一個能夠自我管理的社區,為競價者的迅速增長提供了動力。eBay 所爭取到的競價者越多,其拍品的價格也就變得越可靠 ; 價格越可靠,也就越有更多競價者願意使用 eBay 的服務 ; 願意使用 eBay 服務的競價者越多,其他同類網站也就越是無人問津。

平台經濟學的力量最近一次得到展現則是在 Facebook 的社交媒體平台上。與其競爭對手 MySpace 相比,Facebook 擁有的優越技術使其能向用家提供更好的功能,而更好的功能則令 Facebook 的服務變得更加有用。Facebook 的服務越是有用,用家分享的數據就越多 ; 用家分享的數據越,Facebook 能提供的功能也就越多。很快,人們就都步伐一致的湧向 Facebook,因為所有人都在這樣做。

隨著流動平台戰爭的推進,Google 和蘋果的生態系統或許能長期共存,為兩家公司都帶來龐大的利潤和創新。但從餘溫猶在的最近歷史來看,一場不死不休的戰爭終將展開。

「這就像是三四十年前電報與電話之間為爭奪市場壟斷地位而展開的戰爭一樣。」蘋果老牌高管、前 Palm 首席執行官 Andy Rubin 說道。「只不過這是下一代的戰爭。所有人——蘋果、Google、Amazon 和 Microsoft ——都正試圖建立起自己的『圍牆花園』,控制內容的入口和其他所有一切。這本身就已經是一場大戰。」

不管是對蘋果還是 Google 而言,在這場大戰中出現失誤都將帶來「生命不能承受之痛」。

你可能會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回應關於

跟微軟的格鬥下蘋果學會了甚麼?

  1. KIKIMAN

    國家圖書館查詢譯名:Apple vs. Google世紀大格鬥:一場盟友反目成仇,無聲改變世界與生活的科技大戰; 作者:弗雷德.沃格斯坦(Fred Vogelstein)著; 洪慧芳譯. 出版機構:, 三采文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