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是個瘮人的魔方

時間 :13:50 取得文章短網址

文章分類 : Blog, Book, News

文:沉橋灰 (Centennial College Student)

引言:「科幻不一定是虛無縹緲的,也可以是觸手可及的。」

買書的時候我跑去朋友圈問了問有什麼書好看,好心的群眾很盡責地發了一串冗長的書名給我。一嗅到紙味,倒也立即忘得九霄雲外。

對我來說,到書店裡挑書和到商店揀選衣裝好像完全不等。每次購衣,未進前便已念想著衣服的色調外貌,所做的都是揀碼付錢走人。倒是買書和相親像一些,講究的是個眼緣。

要注意到這本書並不是什麼難事,左傍在中國被拜上天的《三體》,右蹭神作阿西莫夫《基地》系列,封皮的夾頁上還寫上擊敗史蒂芬·金的作家,實在無法讓人直行直過。封面挑逗一下,心底就被羽毛輕輕拂過似癢癢,結賬時也大有豪擲千金為心儀的藝妓買花票的氣勢。雖則假期可以抵得上兩三天伙食但反過來想只要兩三天足不出戶省吃儉用就白賺一本書,那也是極其愉快的。

碰《北京摺疊》之前的上一本純科幻好像要追溯到初中時候看凡爾納(很好我知道自己很low的,但我真的好喜歡看凡爾納的作品),那種純科幻和部分現實的結合真的像大麻燃盡的氣味欲罷不能。

beijing

三天 8 個小時合上書的時候已經迫近午夜,我是否就是一個宿者住在第二空間,還是我其實也是五千萬的一個分子,共享那12個小時,幫上層兢兢業業的分揀垃圾。可怕的卻是人們最嚮往的未來。沒有戰爭沒有污染,經濟發達,只需要付出那一點點的平等一絲絲的尊嚴,高層人物好好享受生活,下層人們乖乖勞動,中層拚命打拚,人人卻生活的自足美滿,卻倒也無法拒絶。

太虛無縹緲的科幻固然嚼起來比較帶勁,上學抱著本《三體》大概也是給他人一個有力的信號,能看得懂這樣虛幻的科幻定非常人也。我是比較蠢的那種,看一次看不懂,就看兩次三次看到懂為止,看得多,卻也無趣了。

嘿我二維化了又如何呢,反正全世界都陪我一起消亡,決定種族命運的也絶對不是我。算算也就剩那六七十年的命,也不太在乎那虛無的未來了。

但是該死的《北京摺疊》卻是時時刻刻提醒你,你真的可能在有生之年看到這一幕幕。

黑暗,卻偏偏不帶絶望。

你可能會對以下文章有興趣: